fc2ブログ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
2008-09-23 (Tue)
「今晚想吃什麼?」

妳的眼 瞇成了一條線 手還停留在冰箱上 轉頭詢問我的意見。

安靜了好一會兒,沒得到回答的妳,視線又回到了冰箱上。

交往的時候 妳常說 廚房是妳的世界 冰箱是你的藏寶盒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我遞出了戒指 為妳打造一個專屬於妳的廚房小世界

排油煙機的聲音轟隆隆的作響

打開冰箱 一股血腥味迎面撲來 妳從裡面端出一盤血紅色的豬心

「總算可以嘗嘗這顆心的味道了!」

前天妳嫌那盤肝太硬 昨天妳嫌那盤肺有股騷味

多久沒有這樣靜靜的坐在廚房餐桌旁看你忙碌的身影了 

大概是…自從妳身上開始只是油煙味 

大概是…自從她身上的香水味吸引了我

她沒有妳賢慧 她不懂的燒菜 她每天上美容院 她指甲很漂亮 她身上是香奈兒五號的味道

妳燒得一手好菜 妳從不上美容院 指甲總是剪到貼肉 身上除了油煙還有調味料的味道

娶了妳 我從來沒有後悔 下班回家就是一桌子的好菜 也從不會過問我公司的事情

如果說男人的錯是什麼 那就是自信太多 膽大妄為 

是的 我把她帶回家 只因為她一句挑釁 趁早上妳去市場的時候 我把她帶上了我和你的床…

我和她在床上瘋狂的做愛 有種無法解釋的刺激感…

 

「今晚想吃什麼?」

就像每個偷完腥的男人一樣 比平常還要聽話 靜靜的坐在餐桌前 等著妳的詢問

妳的筷子夾起了一片剛剛烹煮過的心 送入嘴巴

「在求婚的時候,你抓起了我的手放在你胸口上,說你的心永遠為我而跳動…」妳自顧自的開始說起了過往,我靜靜的聽著。

妳又夾起了一片心往嘴裡送

「這顆心啊…味道果然腥…」妳冷冷的笑了

順著妳的話語 低頭看見了自己的胸口已經乾涸成暗紅色的血 

那顆曾為你跳動的心 現在成了妳眼前那盤腥味十足的晚餐

是啊 我都忘了 當初就是因為妳燒得一手好菜才迷上了妳的啊

「不知道香奈兒五號的味道燒起來會變成什麼樣啊…」妳的眼又瞇成了一條線

身後那個冰箱 是妳的藏寶箱 廚房是妳的小世界 這個我為妳打造的專屬世界…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中文零分]思想,怪異 | COM(2) | TB(0) |
2006-05-25 (Thu)

不知道在看這篇文章的人有沒有嘗試過被跟蹤的感覺,如果沒有,你們絕對不會相信我所說的。

午夜三時,還以為這裡只會剩下自己的腳步聲。

扣扣扣

皮鞋敲在地上的聲音,在空蕩裡顯得特別清脆。

扣扣扣

他停住腳,回頭,空無一人。

「到底是誰…」是誰隨著那個清脆的聲音,亦步亦趨的跟進。

他故意慢下腳步,扣…扣…扣………

扣…

有人!

一定有人,在他身後。

多出了一個腳步聲…不是他自己的,是身後傳來的。

他回頭,沒有人。

七月半,說不恐怖是騙人的!

跑?還是不跑?

躲?還是不躲?

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

身後已經不再是一個人的腳步聲了,他的聽力已經無法辨識後方跟進的人數。

他停了五秒,拔腿就跑。

身後的腳步聲也跟著急促了起來。

他不敢往回看,就說他是個膽子小的人吧,他怕見到什麼不想看的畫面。

腦子裡不斷重播以前看過的恐怖片。

接下來呢,他要怎麼辦?

快點快點快點…快點想起來…該怎麼辦…現在已經也算是到了每部片最精華的最後一個高潮點了吧。

躲得過躲不過就看這一次了,如果是自己導了這部戲,他會怎麼辦…

躲!

對!躲!

他閃入了一個角落躲了起來

身後的腳步聲也跟著停止了…

「他不見了!」

不知道是誰發出來的聲音,他沒有聽過。

逃過一劫了吧。

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開始被跟蹤的,從踏入了這個城市開始呢?還是在更久以前?

那種身後隨時有眼睛盯著的感覺,一想到,他後腦杓就發涼。

他的一舉一動,都被收在了身後的人眼裡。

然後擴張出去,一個人,兩個人,到最後越來越多,越來越多,多到自己都不敢去數腳步聲。

他只能躲起來喘息,在暗處裡。

這樣講,好像有點狼狽…

但這應該就是住進這城市該付出的代價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

一個聲音忽然在他頭頂出現。

「呵!你以為這樣…我們就找不到你了嗎?」

那個笑,似乎在笑他躲起來這個舉動是多麼的多此一舉…

不~~~~~~~~~~~~~
















論壇的上線列表出現了一個粉紅色聖代的圖案

MSN的訊息開始在同一時間散播出去

「他上線了!」

「他上線了!」

「他上線了!」

上線的人數一下子爆,然後同時聚集在某區,然後同時跟著某個名字移動。

下面的列表又換了

在線用戶 - 795 人在線 - 521 位會員(1 隱身)

某個名字在上線列表消失,但多出了一個隱身會員。

論壇的道具中心忽然踴進一堆人潮。






大家都在買「狗仔卡」…
| [中文零分]思想,怪異 | COM(0) | TB(0) |
2006-04-17 (Mon)
這個城市,只剩下寥寥無幾的數名壯丁,滿街都是年過半百的老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年輕人們都到更大的城市發展,似乎已經變成了一種習俗。

而這個不大的城市,只留下了白髮蒼蒼的老年人…

為了研究「全球老化現象報告」的我,選擇了這個偏南方的小城市來做我的研究。

我喜歡這裡的感覺,在大城市都已經宣佈化失敗,這裡卻還保有濃厚的鄉土味的稻田。

「年輕人,從外地來的吧!」一個穿著不失鄉味的大嬸提著菜籃好奇的問著我。

我有點驚訝,在我居住的大城市裡,每個人都像帶著面具一樣,面無表情的擦身而過,更不用說與陌生人交 談。

回過神,我朝大嬸點點頭示意。

大嬸張嘴笑著,露出了前排牙齒的幾顆金色假牙,她遞給我一個蘋果,「來!這個給你吃…我們村好久沒看 到年輕人了!」

我還猶豫著要不要接收這陌生大嬸的東西,她就已經硬把蘋果塞進我的懷裡。

「啊…謝謝…」不是很習慣跟別人說謝謝的我,也被她的熱情給融化了!

大嬸揮揮手「啊!沒關係啦~不用客氣!」隨後,她就提著菜籃走了。

「好熱情的大嬸啊!」我望著她的背影,有點感慨的說道。

全球老化現象已經延續一段很長的時間了,從生活品質較高的一些歐洲國家開始慢慢的襲擊全球。

年輕人往更大的城市發展,而年輕人也忙於工作而忽略了下一代的問題,導致全球老化現象急速蔓延…

政府提出了各項優惠的方案來鼓勵年輕人生育,但卻依然沒有太大的變化。

人們的生活已經提高到某個水平了,不再是需要錢就可以鼓動人心。

雖然那樣的生活無憂無慮,但卻隱藏著許多重大的危機…

忙著工作的人們不會去注意到,他們不會知道老化現象的嚴重,會慢漫侵襲未來的經濟狀況。

城市裡多數人的腳步繁亂,焦急的與他人擦身而過。

「年輕人再度開創新城市」那是年輕人的工作,而不屬於老年人…

他們的存在,難道真的對我們的生活產生重大的壓力?為了這個議題,我持反對意見。

村子裡的老人們緩慢的移動著他們年邁的身驅,幾個人坐在門前的庭院裡聊著往事。

對他們來說,沒有未來可言,只有陪伴他們一路走來的往事。

「屠殺老年人…」這個瘋狂的話題被帶起,變成爭奪政權的發表言論。

以為這樣子就可以短暫的解決全球老化的現象,在我眼裡那只是無稽之談。

對於那些老人們而言,他們也有所謂的年輕,只是已經隨著年紀成為往事罷了!

而那些年輕人,不也就是由這一群群的老人們費盡生活最精華的時光而培育出來的嗎?

我走在這個充滿老年人的城市裡,每走一步,我的嘴角就隨著路人的笑容而上揚。

獨居老人,在這個逐漸老化的世界已經一年比一年加。

辛苦栽培的兒女們,以賺錢為理由而遠走他鄉,以忙碌為理由不曾在踏回這片土地一步。

孝順,在這個逐漸老化的世界已經一年比一年的衰退,近乎不見。

打開課本,不再教導這類的話題,他們視老年人為世界的害蟲,讓這世界陷入老化危機。

「我也曾當過痛恨老年人的成員之一」坐在涼亭下的一名老人這樣子告訴我。

那是一段諷刺的故事,當他們成為了老人才懂得那種悲哀。

「我上城市去找我的兒子,我那上國小的孫子說我身上有怪味,把我又趕回了這村子」另一位老人感嘆著。

這個充滿人情味的地方,每個人卻都經歷過一段悲傷的故事。

被歧視,被討厭,這些都是他們在二三十年前沒想過的事,人會有老的一天…

當發現皺紋慢慢的像刻刀在臉上畫下痕跡,那日子近了…

當發現染髮已經趕不上白髮再生的速度,那日子近了…

當發現年輕人已經把你歸類為另外一個族群,那日子近了…

是否覺得那日子還離你遙遠,是否從未發現時間其實都在慢慢的移動。

當你成為了那個族群的一員,你是否會後悔?你是否才會了解?

執筆,我把那一段又一段的故事打進了筆記形電腦裡,眼眶濕潤,手微微的顫抖著。

帶著未完成的論文,我踏出了那個村莊。

手上那顆蘋果,在陽光下閃閃發亮著,似乎在嘲笑著人類的愚昧…


| [中文零分]思想,怪異 | COM(0) | TB(0) |

2006-01-21 (Sat)
我得了一種病,沒有藥可醫的病…

「那是下意識的行為,還是刻意的?!」穿著白袍的男人問道。

我抿著微乾的唇,躺在略小的躺椅上,束縛的感覺像是等著被牙醫師拔牙。

「林小姐…林小姐…」看我沒回答,他又喚了兩聲。

我看了他一眼,在紙上寫「下意識」三個字,交給他。

「文字很難分辨實話與謊話。」他又把紙遞還給我。

沒有回答,只是靜靜的看著他的眼睛,我想連他也醫不好我吧。

我覺得他只是把我當成一個難搞的病患。

「算了,我們下次再約吧!」他認輸了吧!

我搖搖頭,坐起身,我只想快點離開這個討人厭的地方。

「我不是神經病…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丟下這句話,踏著新買的高跟鞋走出大門。

新買的鞋,很痛。大街上的人,很吵。只想快點回到家睡覺…

一進家門,我踢開煩人的鞋,幫自己泡杯咖啡,只想窩在沙發上晒太陽。

「妳回來啦?今天跟朋友的下午茶如何?」才剛走進客廳就看見他坐在沙發上看雜誌。

我將咖啡放在桌上,靠在他的懷裡「很好啊!今天去了一家新的餐廳,吃到飽的蛋糕…」我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著,那些下意識脫口而出的謊言。

我得了一種病,一種無法克制自己講出謊言的病…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講話會帶一兩句謊言,越來越多…多到每句講出來的話都是謊言。

書上寫說這是一種心理病,一種無藥可救的病,一種現代文明病。

我開始寫日記,但卻連日記裡都有我編織的謊言,沒想到我連自己都想騙…

今天那個醫生說「文字很難分辯實話與謊話」,但我覺得言語也不見得多誠實。

就像我從認識他以來,幾乎每句話都是謊言,他也從來沒有懷疑過我。

我想,在我和他的生活裡,最缺少不了的就是我的謊言吧…

如果哪一天我痊癒了,而開始說實話了,那崩潰的會是他而不是我,因為他和我一樣五年來都生活在謊言裡。

打開電視,是新聞報導,台上的是某官員正在努力澄清自己沒有貪污的新聞。

頓時,我發現,不只是我和他的生活裡缺少不了謊言,是全世界的人都缺少不了。

因為大家都一直活在充滿謊言的世界裡,而我想,電視上的他,可能也是無藥可救了…

看著電視上因過度報導而熟悉的臉孔,那是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吧…


                             〔小姍 零六年一月二十號〕

| [中文零分]思想,怪異 | COM(0) | TB(0) |
2005-10-13 (Thu)
在她的私人空間裡有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東西,一個精巧細緻的保險櫃。

櫃子裡存放的不是常見的貴重珠寶、金錢、首飾,而是遠比這些東西都還要珍貴…

打開偌大的櫃子,裡面有好幾個已經分類好的小抽屜,每個抽屜上都有各自擁有一把特別的鑰匙。

每一個抽屜裡放著她的回憶,各式各樣的回憶整齊的收納在每個小抽屜內。

抽屜外貼著不同顏色的標籤,而掛在她腰邊的鑰匙也依照標籤的顏色而容易辨識。

你一定會問,這個櫃子有什麼神奇的功能?而需要用如此煩雜的方法來收納。

這櫃子就像普通的櫃子一樣,隨時可以添新的物品,可以隨時丟掉已經不需要的物品。

她的回憶,每一個都是她精挑細選保留下來最珍貴的回憶…

「我們還是分手吧!」她第一個男朋友這樣說道。

在短暫的尷尬,她似乎只聽到自己心碎與哽咽的聲音,她的臉上佈滿了淚痕。

在最後一次的道別後,她終於受不了回憶的打擊,走到了她的回憶櫃子前,從腰間挑出一把粉色的鑰匙,無助的看著眼前的抽屜,抽屜外貼的是張小小的粉色標籤,左下角有一顆她的小小紅心。

她撕掉了標籤,打開了抽屜,細細的看著曾經擁有過的美好回憶,當然也包括了他那晚的絕情。

她猶豫的看著抽屜內的回憶,每看一眼都是錐心之痛。

下定決心,她抽出抽屜,將裡面所有的回憶都倒進了垃圾桶。

隔天起床,櫃子裡少了屬於他的標籤,而她的心裡也少了屬於他的回憶。

重拾久違的笑容,又和以前一樣重新的生活著。

每次只要她遇到了不開心的事,她只要打開抽屜就可以清除掉她想丟掉的回憶。

一直以來,她都是開心的,因為所有的回憶都是她精挑細選的。

直到,她遇到了他…

他們相識,相戀。

他們深愛著彼此,為對方許下一些天高地厚的諾言。

不知道在一起了多久,當初衝動般的熱戀早也被時間慢慢的沖淡。

他似乎厭煩了整天膩在一起,他開始掛在網路上玩他的線上遊戲,開始對她不冷不熱。

分手,這只是遲來與早到的問題罷了。

硬是拖了幾個月,兩個人的感覺不但沒有轉好,而是越來越糟糕。

他開始在外面過夜,她從他晚歸的身上聞到了不屬於她的香味,她發現了他的手機裡多了幾個煽情的短訊,她也無意見的發現床上有根不像是她遺留的長髮。

她摸摸她俏麗的短髮,知道有些事情該做些結束了。

分手後,她再度的走到那個櫃子前,一如往常的她決定丟掉這個討人厭的回憶。

但是卻發現,屬於他們回憶的鑰匙並沒有繫在腰間上,不見了!

每每午夜夢迴,曾經有過的回憶侵襲著她的睡眠。

不!不應該是這樣的!她驚慌,因為這種感覺她從來就沒有過。

她選擇自己想要的回憶,她丟掉她不要的回憶重新生活!但現在卻不一樣了…

找了幾十個鎖匠,沒有一個能成功的打開她的心防,那個被封鎖的抽屜。

她冷眼的看著鎖匠們使出混身解數挑戰著那個打不開的抽屜,只覺得很無力,卻又很好笑。

當鎖匠快要放棄的同時,總是會好奇的問「這抽屜裡到底裝了些什麼?」

她總是笑而不答。

無奈,這個回憶就一直存放在這數十個抽屜的某處,文風不動的躺在抽屜內…

鎖匠們個個知難而退。

她也曾經想過,乾脆把整個櫃子都丟掉算了!卻又捨不下那些跟隨她已久的美好回憶。

枯坐在櫃子前,她靜靜的等待著某個鎖匠可以順利的打開這個惱人的抽屜…


| [中文零分]思想,怪異 | COM(0) | TB(0) |